網頁

2017-03-14

THAAD既出,A2/AD誰與爭鋒

Comment
THAAD面前,中國的A2/AD的戰略死穴暴露無遺。

問題是:THADD1987年就開始研發,2008之後正式部署。為何美軍延遲了這麼久?

201610月,美國海軍執行長CNOJohn Richardson上將正式取消A2/AD用語。意味著美軍與其盟國決定不再理會A2/AD,而THAAD顯然是方案之一。


()
梅復興/薩德、朝鮮半島與台灣
中共近來對南韓正式推動美軍部署「末端高空區域防禦」(THAAD「薩德」)反飛彈系統反應激烈,甚至還有部份大陸評論者扯上台灣。

中共可以超過千枚、射程普遍超過600公里的陸攻型飛彈瞄準威嚇周遭各國,但距大陸最近還不到400公里,顯然在火箭軍短程戰術陸攻飛彈涵蓋範圍内的南韓,卻不許部署200公里級攔截射程的純防禦性系統?究竟為何北京會有此舉呢?

THAAD的軍事價值究竟如何容後再談,但南韓在中共強力反對下還允許美軍進駐飛彈防禦系統,這絕對是北京近年來的重大戰略與外交挫折。而平壤2月間在馬來西亞刺殺中共有意維護的金正男,擺明了在此關鍵時刻給北京難堪,更凸顯著中共對平壤之難以著力。THAAD駐韓的挫折,説明了長久以來以準宗主國自詡的中共對整個朝鮮半島其實缺乏可用之戰略影響力,且躊躇不決、缺乏主動

中共視北韓既為與美日勢力之緩衝、亦為足可用以牽制、甚至激擾美日之馬前卒,故數十年來對其多艸支持、維護甚至縱容。但北京對於持有中短程彈道飛彈以及核子武器的平壤卻日益無力約制、或者該說在近年來與美日安全關係日益惡化的情勢下也無意過於大力約束北韓。終致給美國提供了(首爾也難以辯駁的)軍事理由在南韓部署THAAD,名義上是防禦北韓的短程彈道飛彈,但也同時奠下了反制中共彈道飛彈(對在日韓美軍基地)威脅之重要基石。

就軍事與戰略角度看,在南韓部署現有構型之THAAD對中共並無直接威脅。倘若觀者能接受大陸官方的説辭,什麽THAAD所用之AN/TPY-2雷達(有效偵測距離終端模式約600公里,前進部署模式透過加長凝視時間犧牲蒐索範圍則可達2000公里級)會透窺其領土的話,那中共自己的多座長程預警雷達(包括已被廣泛報導位於新疆庫爾勒、黑龍江以及福建惠安等地之三座)涵蓋範圍數千公里,又該怎麽說?而台灣樂山那座5000公里級的偵蒐雷達豈不是更無法容忍了!?

較之在美國本土部署或台灣構建的(改良鋪路爪等級)UHF波段長程預警雷達,THAAD系統所用AN/TPY-2主要的優勢在於其對目標之解析度遠遠較高UHF波段預警雷達頻寬只有約10MHz,故其最大解析度只有約15公尺X波段的TPY-2雷達頻寬達1GHz,故其理論解析度可低於30公分,甚至接近15公分

在戰術層面上,這個差別的意涵為,掌握了一定程度以上解析度,才具備了在該距離攔截該目標之能力。也就是說,樂山等巨型預警雷達固然可在數千公里外偵測到飛彈,並可掌握其位置並推算其飛行彈道提供預警,但卻無法提供在那麽遠的地方攔截飛彈所需之精確目標資料。這也就是中共強烈反對美國在南韓部署THAAD的主要軍事理由。

但就算美軍有解析度較高的飛彈追蹤雷達擺在南韓又如何呢? 再怎麽說那也還是屬於防禦性能力,只要中共不發射攻擊性飛彈,這個雷達偵測追蹤能力基本上就沒有積極意義,更無從威脅中國軍事安全(至少不會超過中共之於他國家之相對威脅)。是以,北京抓狂的真正理由一定與THAAD實際作戰潛能有關。

首先,THAAD目前所用飛彈攔截高度範圍約40150公里,射程則可達200公里以上,最大速度約8.24馬赫(2.8m/s)。這對於中共所部署之短程戰術彈道飛彈(射程1000公里以內者)及部份中程飛彈(如DF-21系列)都具攔截潛力。這不僅可對中共威脅飛駐韓美軍基地之彈道飛彈進行攔截,也可能在某些作戰想定下為駐日的美軍基地提供某種程度之防禦涵蓋。從中共的觀點來看,這將會有效抵消其(以彈道飛彈為主)之武力投射威脅,瓦解其對日韓等之區域性威懾,降低其戰略影響力。

更令中共憂心的是,一旦THAAD駐韓,該系統後續擴充或性能提升便無可避免。尤其美軍可能賡續研發的THAAD-ER增程型(推升段加長45%),據稱不僅將加大射程與防禦涵蓋,甚至還能攔截類似共軍正測試中的極倍音速滑翔載具武器!這將會削弱中共之有限的核武嚇阻,至少也會有助於美國構建多層飛彈防禦之能量,增進其攔截中共各級飛彈之能力、機率與選項。

且一旦美軍在南韓成功駐防THAAD日本就很可能跟進部署,甚至西太平洋其他的地區國家也可能(在美國壓力下)引進THAAD,從而構成較完整的飛彈防禦網絡,對中共形成有效圍堵。

至於台灣是否應考慮引進THAAD,利弊得失之間頗有商榷餘地。

純就軍事需求言,在台灣部署THAAD可能還要比在南韓來的合理。歷年來多個智庫研究一致顯示,多層次飛彈防禦網可大幅提升對來襲彈道飛彈之攔截成功率,並減低對個別攔截飛彈單發命中機率(SSPk) 之假設。這對於在實戰中達成並保持高防漏率(90%)至為關鍵,對於已擁有相當數量愛國者三型(末端飛彈攔截能力)的台灣也意義重大。

此外,THAAD具有在大氣層外(或內大氣層上段)接戰來襲飛彈之能力,對攔截短程彈道飛彈(例如「東風15」系列)尤其有利,因可在來襲飛彈剛通過其彈道遠地點後不久,才開始加速返降階段初期就進行攔截,目標速度相對較低,遠比在彈道飛彈之終端階段末期攔截來的容易。即便對攔截新一代、速度較高之短程彈道飛彈(如「東風16」),甚至部份中程彈道飛彈(如「東風21/26」系列),此能力亦極具價值。

最後,THAAD尚可能提供台灣某種程度之「中段攔截」(mid-course intercept) 能力,對飛越我涵蓋範圍去攻擊美軍馳援艦隊之中共反艦彈道飛彈(「東風21D」、「東風26」)至少構成部份截擊能量。由於此種防禦能力足以削弱中共賴以威懾東亞、拒阻美軍的「反介入/區域拒止」(A2/AD)戰力重要基柱之一,勢必增加其用兵成敗之複雜度與不確定性,故對我國而言THAAD甚至還可能帶來重大戰略意義。

然而,國防部長馮世寬曾公開表示反對部署THAAD,並稱「我們應該為保衛自己國家跟主權而戰,而不是幫其他國家作戰」。這是為什麼呢??

THAAD對於中共是個高度敏感議題,其地緣戰略與政治原由已於前文中簡要論述了。是以,雖然THAAD對台灣確實具有一定的軍事、甚至戰略價值,但並沒有迫切到讓我們有必要在這個節骨眼上也去蹚這淌渾水。而即便美國真有在台海推THAAD的話,也一定會是要台灣自己出錢採購,而不是美軍進駐部署。所以,我們更毋需急著表態歡迎此議了。最具智慧的作法應該是明言反對,不攖北京之鋒,既可規避(或至少儘量拖遲)再進一步斥巨資購買飛彈防禦系統,又可減免讓兩岸關係為此無謂的雪上加霜。當然,美國很可能遲早還是會要台灣採購部署THAAD,屆時我們該當如何因應?現在雖還言之過早,且事涉美中台三方錯綜複雜的戰略政治計算,但只要能掌握「審慎對價、絕不賤賣」的原則,相信我們還是做出對國家整體最有利之決策。


1 則留言:

  1. 不過是一具機動雷達而已 就令共匪如此害怕,
    台灣中科院加油, 看看可不可以也做一台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