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6-09-24

最厲害的是:「令人成癮」的機器人禁令

http://www.inside.com.tw/2016/09/21/official-guidance-robot-ethics-british
Comment
為未來頒佈標準?
Are you kidding?  No.
其道德觀鍵仍然是人類,而且規範人類不能隱藏幕後而豁免於法律責任。

US: ICAO

Comment
阻礙多邊,變成台灣與各國雙邊會談,直接接觸。
會是中國意料之外?

反過來說,在中國籍秘書長治理下,ICAO會有後續?

2016-09-23

博物館收藏藝人的複製品

一位藝人,送複製品給博物館,博物館為此蓋一個展覽室,專門展示此一複製品。
這像話嗎?
這行為是玷污博物館的專業,無論送者或受者自己。

但博物館卻這樣做,表示此事若非政治,就是貪污。

順便說一下:故宮南院在2015年底開幕,而中國12屆政協(成龍是委員)任期從20133月到20183月。中間相差29個月。成龍先當委員,南院才開幕。若說作業需要時間,故宮仍有時間拒絕。更何況,博物館收受藝人捐贈複製品(故宮說捐贈時,成龍還不是政協委員),本身就是政治決定,而非專業。

2016-09-21

北京打壓:漁業實體,變虛體

Comment
看到這消息,我非常難過。

芝加哥大學:培養青年思考的環境

理解問題是有很多方法、途徑的,每個問題都不是一個新的問題或一個孤立的問題,很多問題在今天看來是新的,但其實只是角度問題。
通識教育就是教育人們怎樣思考和解決問題:人們以前怎樣思考這個問題,哪些思考是有用的,它們對我們今天解決問題有什麼幫助⋯⋯

有更長時間尺度的變化因子

連續第16個月,月月創高溫紀錄,鄭明典指出,這樣的現象已經不是「聖嬰現象」所能解釋的範圍,有更長時間尺度的變化因子在裡面。
https://video.udn.com/news/563308

北京打壓:奧會旗國徽不能,黨徽可用

 Comment
似乎,現在連奧運模式,即Chinese Taipei加上梅花奧會旗也不被北京允許了。
奧會旗,還是ICO所認可的。不允許而來函糾正,表示情勢有變(北京政策重大轉變?)

2016-09-20

20160920 BBC:英媒:美國太平洋「重心」戰略或將泡湯

「杜特爾特現在直接挑戰美國仍然是太平洋霸主的想法。「如果其他國家也認同他的想法,更多該地區國家開始順從北京,美國可能失去勢力。」

20160920 聯合:中資拿下達爾文港50年

澳洲1個帶有陸資色彩的財團,今天以97億澳元(約新台幣2332億元),拿下澳洲最大貨櫃港墨爾本港的50年租賃權。這也是澳洲政府最新的海運資產民營化。

洗錢疑雲轉拆借錯帳,一樣漏洞百出!

紐約州DFS財閥報告中115億美元的高度洗錢嫌疑,被金管會搞成「銀行間拆借」。
然後要我們吞下:銀行錯帳幾千億新台幣?被罰也認了?
把我們當呆子?

2016-09-17

從17分看起,木栓?

菲美近期五件外交事件:菲美關係急轉彎?○BBC(2016.9.17)

Comment
這個人真糟糕,要美軍離開,但不是現在。未來談判時才離開,這樣他才有談判空間。
問題是:美軍為何要聽你的要走就走?更重要的是,要留就留?

韓進破產,船隻被拒入港,貨主變成熱鍋蟻

海運公司破產,牽連甚廣。主要是船公司、船務代理,貨主、保險公司幾三方面。

萬歲!for whom?

機器人擊斃歹徒,那就是「警方」執行的,不是哪位「警察」的責任。
萬歲!for whom?

9/16:美日巡弋南海

Comment
日本的「周邊有事」,很久就包括到台灣以及更遠的南海了。去年,「周邊有事」成為體制,更使這項機制成為法律義務。

在美日安保的架構下,作為初出茅廬的海自,與美軍共同巡弋南海,是極為自然的選項。

9/14:PLA矢言常規穿越島鏈

Comment
12日,才說有我軍、美軍與PLA空軍飛機在巴士海峽與蘭嶼附近遭遇。14PLA就均不以後將常規飛越島鏈。穿過島鏈,對中國有突破戰略封鎖的象徵意義,非幹不可。
還是我說的,真正的熱點,會在一二島鏈之間。

木栓與淮南,真的大有問題!

國家體制可任憑個人玩弄?
「央行總裁彭淮南是如何憑著一封信就讓聯邦儲備銀行把罰款打了折扣?」


木栓,真的大有問題!!
「只見政府任由金管會自說自話,看不到檢調更專業深入的查察,豈不哀哉?」

2016-09-16

實際上,是135%

林濁水觀點》不偷、騙、搶替代率怎破100%?銓敘部不認罪談什麼改革!

今天退休制度的災難是銓敘部高官兩度為非做歹造成的,整個過程久,內容複雜得不得了,社會大眾,甚至包括銓敘部之外的絕大多數公務員都很難搞清楚狀況,以致於不知道他們賴以領退休金的「制度」是當時銓敘部高官為非作歹而來的,於是,絕大多數的無知公務員就成了捍衛邪惡制度的紅衛兵,改革便難上加難。